尹海山律师
当前位置: > 本站案例 >
尹海山律师办理杨某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涉案金额300万)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5-06 16:49 阅读:







(相关罪名链接指引:职务侵占罪专题)
 
本站律师代理类似案件指引:尹律师代理石某职务侵占案(57万),从轻量刑

 
                                   
“取巧”办理的一件职务侵占案(涉案四百多万元)





本案概述:

杨玉职务侵占案(当事人均用化名)系尹海山律师于2016年承办的一起职务侵占案件,涉案犯罪金额304.6万。最终案件定性改为较轻的“挪用资金罪”且认定金额减少为204万元。从轻判处。

 
 
一、案件背景:

上海宝山区某公司法人徐某到宝山公安经侦报案,指控公司财务经理杨玉私自将公司资金304.6万转走,无法追回,造成公司巨大损失。此后,上海市宝山区公安局以涉嫌“职务侵占罪”为由将杨玉刑事拘留,其后,经过宝山检察院批准, 以职务侵占罪将杨玉逮捕。
 
家属在初期曾聘请其他律师办理该案,但感觉不甚满意,故在杨玉被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后取消了与之前律师的委托关系,改聘尹海山律师担任杨玉案件的代理律师。
 
 
二、律师阅卷后看到的案件事实:
 
1、尹律师接受委托后,通过查阅案件材料确认:杨玉利用担任公司财务经理的便利,将公司资金总计304.6万分多次转给他人,且至案发时杨玉已经无力返还该款。(转账有银行转账凭据为证),
 
2、杨玉到案后不承认犯罪,认为自己与公司属于借贷关系,但无法拿出任何依据或者提供能够证明双方属于借贷关系的证据线索。
 
3、从案卷材料反应出,杨玉也曾先后把自己账户中的约百万元款项划到公司账户。
 
4、杨玉在自己保管的公司会计账册中将该款列为“借款”,但借款人写为公司法人徐某。在公司发现其行为后,杨玉又在会计账册上将其中几处借款人涂改为“杨玉”。
 
 
 
三、案件处理思路
 
通过对全案事实审慎细致地梳理,我们认为:对于杨玉从公司转走钱的行为,杨玉承认转款系自己所为,但辩称系借款,却无法提供任何借款合同,也无法提供其他证据线索能够证明借贷关系存在(比如领导审批、同意借款的文件、录音资料等等)。杨玉后来又存在私自涂改会计账册的行为,再加上所涉及金额巨大,(按照常理没有特殊原因,公司没有理由把如此大金额的资金借贷给普通员工)。
因此,杨玉辩称系借款的理由可以说一无依据,二不符合常理。毫无被法庭采信的可能。如果按照杨玉的辩白思路为其做无罪辩护,可以说胜诉的概率连百分之一也没有,整个辩护过程可能会变成一场纯粹的“作秀”,没有实际意义,反而有可能因为辩护严重脱离事实和常理而被认定被告人认罪态度差,继而导致判得更重。
 
鉴于上述原因,我们认为不能一味迎合当事人及家属不切实际的辩护思路,同时,我们认为公安机关对本案的定性(罪名)乃至认定的300多万的犯罪数额上相关证据不够充分,律师如能以恰当的方式作罪轻辩护,寻求改变罪名是有一定机会的。
 
本案中,按照公安定性为“职务侵占罪”,数额达300余万元,根据《刑法》第271条及司法解释《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9 的相关规定,一旦认定职务侵占罪罪名成立,对杨玉可能判处刑期大概在8年至10年左右。但是,如果能够将罪名改变为“挪用资金罪”则量刑会明显减轻,同时,我们认为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应当将律师意见近早呈递检察机关。如果在罪名定性问题上能够说服检察机关,那么可以说本案的处理在庭前就能够取得大致的成功了。
 
四、处理结果
 
本案的当事人是庆幸的,通过与检察机关的有效沟通,检察机关同意将起诉罪名改为“挪用资金罪”,同时,检察机关也接受了律师应该将杨玉划入公司账户的款项在挪用总金额中扣除的意见,从而把挪用金额减少到200万左右。此后,我们进一步说服当事人杨玉及其家属接受“挪用公款”这个罪名的指控,并建议检察机关适用被告人认罪的简易程序(相比于普通程序,适用简易程序在量刑上会有一定程度的减轻)。上述意见最终均被接受。
 
至此,在开庭前律师已经完成大部分工作。开庭当日,我们抱有一丝侥幸地要求法院认定被告为自首(客观讲我们的要求确实不符合法律规定)。该请求没有被法庭接受。最终法庭认定被告人杨玉犯“挪用资金罪数额较大不退还”,从轻判处四年徒刑。
 
 
五、办案心得
 
1、一般情况下,律师对刑事案件的辩护策略在大方向上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见,但是,当事人毕竟不是专业人士,缺乏做出正确判断所必须的知识、经验,因此,对于当事人非常明显的失误承办律师必须坚决指出,晓之以理,不能一味迁就。
 
2、对于部分有争议的案件,在起诉阶段可以尝试与检察院承办人沟通,交换意见。如果能够在起诉阶段说服检察官接受律师的意见,那么审判阶段就相当轻松了。律师和控方检察官虽然在法庭上是唇枪舌剑较量的对手,但是,在案件还没有移送法院之前,控辩双方的意见其实都还是可以商榷的,对于承办检察官来说,只要律师不是要完全否认犯罪事实(如果完全否认那么等于说相关人员办错案了),那么对于有争议的案件其实也是愿意听一听再做决定的,承办律师应当把握好并加以利用。当然,这一点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适用,需要律师灵活把握。我在成为律师前,曾经在检察院起诉部门担任检察官7年之久,深知承办检察官对于一些有争议的案件在起诉前并不介意在定性上或者认定金额、部分犯罪行为等方面做适当让步,这种让步并非是为了被告人,而是从他们自身利益考量的一种战略收缩,因为对于很多检察官而言,相比于少判当事人几年而言,他们更在乎的是希望自己的指控尽量严密,否则因为指控存在漏洞导致在法庭上被律师辩得哑口无言、丢脸出丑将是更加不能接受的结果,这种情绪比较微妙,但是确实客观存在的,可根据办案情况加以利用。


逮捕证及判决书

(逮捕证上本案是“职务侵占罪”   ,判决书则已经改为挪用资金罪)





















 
 

相关案例

查看更多内容

本站相关案例及文章

尹海山律师办理杨某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涉案金额300万)司法解释

查看更多内容
上一篇:尹海山律师办理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案件
下一篇:尹律师代理周鹏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700万)从轻量刑
相关文章
尹海山律师

友情链接

        
办公地址:上海市黄浦区中山南路969号谷泰滨江大厦13层1301室(南外滩 靠近董家渡路)电话:18616344909 EMAIL:86054476@qq.com
Copyright 2015-2020 上海辩护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04137号